将门世家高怀德的悲剧,为了皇权自我堕落,驰逐败度消磨年华

宋太祖赵匡胤“杯酒释兵权”,一顿酒席一顿敲打,他手下一众大将就此被解除了兵权,从此远离权力中心。

无疑这从根源消除了宋太祖对手下大将效法他黄袍加身的疑虑,对于他赵家的统治大大有利,但是也就此造成北宋重文轻武的严重弊端。

文武失衡,正是北宋覆灭的重要原因之一。

将门世家高怀德的悲剧,为了皇权自我堕落,驰逐败度消磨年华

文人士大夫们为“杯酒释兵权”不惜笔墨颂扬叫好,却不知那些被逼着远离战场远离抱负退出历史舞台的武将们是何等的失意落魄。

为了活下去,他们在大好年华放弃了豪情壮志,熄灭了心中的热血。

为了活下去,他们不得不学着自甘堕落,败坏形象。

他们的人生可称为另类的悲剧——富贵之下消磨余生的悲剧。

在杯酒释兵权中,最可惜莫过于将门种子高怀德了。


一、名门之后,天生将种

高怀德出生五代军旅世家,祖上世代戍守妫州怀戎军。其祖父“白马银枪”高思继,堪称五代十国第一名枪。其父高行周归顺后唐李嗣源,在灭梁战役中屡立战功,此后又仕后晋、后汉、后周,官至天平节度使,累封至齐王。

将门世家高怀德的悲剧,为了皇权自我堕落,驰逐败度消磨年华

高怀德祖父高思继,四季拳法创始人

出生于将门世家使得高怀德比石守信、王审琦等武将多了一层底蕴与家学。高怀德并不是仗着父祖军功荫蔽的“军三代”,他是天生的将种,十足的名将坯子。

他少年时就跟随父亲高行周行军打仗,高行周后来镇守各地,高怀德都是高行周的牙将。

可不能小看牙将,自唐末藩镇割据以来,身为地方节度使亲卫部队的牙兵牙将就是强悍精兵的代名词。高怀德担任父亲的牙将可见他的勇猛。

后晋出帝石重贵初年,契丹军队入侵,刚刚及冠(二十岁)的高怀德主动请愿跟随父亲北上抗辽。高行周在戚城与契丹大军遭遇,“被围数重,援兵不至”,形势十分危急。

高怀德的勇猛此时彻底爆发,史载“怀德左右射,纵横驰突,众皆披靡,挟父而出”。

面对强大的契丹军重重围困,高怀德成功护卫高行周突围而出,一战成名。

将门世家高怀德的悲剧,为了皇权自我堕落,驰逐败度消磨年华

高怀德

此后他又多次击败契丹的入侵,战功赫赫,不断升迁。

仕周之后,仍是战功显赫。在事关后周生死存亡和周世宗柴荣皇位存系的高平之战中,高怀德为后周大军先锋,立下大功。后又随周世宗柴荣征讨南唐,他以少击众,受到周世宗的特别嘉奖。

不久周世宗再以他为先锋北征契丹,他不负众望,夺取瓦桥关,使得后周收复幽云十六州的关南之地,夺回了部分祖宗故地,让辽人大为忌惮。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赵匡胤陈桥兵变,高怀德有辅佐拥戴之功。赵匡胤除了给他升为殿前副都点检外,更将妹妹燕国长公主嫁给了他,高怀德成了驸马。

赵匡胤夺取了后周政权,自然有人不服。

建隆元年(960年)四月,昭义军节度使李筠反叛,高怀德奉命征讨,大败李筠于泽州城外。不久李筠之乱就被平定。

同年九月,李重进在扬州反叛,高怀德岁宋太祖亲征讨伐,又立下战功。


二、解除兵权,驰逐败度了残生

五代以来禁军成为中央政府的主力军,禁军的倾向决定皇帝宝座的稳固与否。宋太祖赵匡胤就是靠殿前军而取得皇位的。如何牢固控制禁军防止类似事件重演自然是他日夜焦虑的事情。

在宰相赵普的劝谏下,建隆二年(961年),宋太祖开始了杯酒释兵权。

石守信、高怀德、王审琦等人领会了宋太祖的意图纷纷自请解除兵权,高怀德改任归德军节度使。

至此高怀德纵横沙场的军事生涯结束,他的政治生涯也画上了句号。

这一年,高怀德35周岁,正是壮年。

这一年,王审琦36岁,石守信33岁,与王、石二人皆为“义社十兄弟”的赵匡胤也不过34岁。

这一众君臣都处于最美的年华。

然而君臣之妨让这一众正值最美年华的大宋将军们离开了战场,离开了心中的抱负。

等待他们是漫长的孤寂和光阴虚度,他们的余生皆成残生。

将门世家高怀德的悲剧,为了皇权自我堕落,驰逐败度消磨年华

宋太祖

赵匡胤在荣华富贵上没有辜负这些将领,“保其富贵,以遗其子孙”,但在精神上他永远无法补偿这些将领。

和石守信被解除兵权后“专务聚敛,积财钜万”不同,高怀德爱上了音律。

拿惯了刀枪的手拿起洞箫,这其实是一种无奈,是一种发泄。本身就不爱读书的他,现在捧起了乐谱精心钻研,用来消磨大把大把的时光。

长时间的钻研,一代名将竟成为一代音乐高手,后人称之“洞晓音律,故声伎之妙,冠于当时。法部中精绝者,殆不过之”。

同时他还沉迷于游猎,“好射猎,尝三五日露宿野次,获狐兔累数百,或对客不揖而起,由别门引数十骑从禽于郊”。

虽然被解除了兵权,但他骨子里留的终究是将门的血。只有射猎能让他稍微满足一下对战场的向往,发泄对沙场的向往。

所以他可以连续三五天在野外露宿,疯狂地射猎野狐野兔。有时候看到家中来客也不招呼,带着数十人马去郊外打猎。

就这样,高怀德“驰逐败度”,一副纨绔堕落的模样。

只有这样,他才能消磨掉余生,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免除皇帝的猜疑,才能继续活着呀。

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宋太宗赵光义征讨北汉,高怀德受命“从征太原”

整整十八年之后,高怀德终于等到了一个重上战场的机会。

然而他悲哀地看到,宋太宗不过需要他来装点一下灭北汉的阵容罢了,送他一份军功以示恩宠而已。

这一年,高怀德因从征有功,改镇曹州,封冀国公。

将门世家高怀德的悲剧,为了皇权自我堕落,驰逐败度消磨年华

高怀德墓地,人称驸马坟

太平兴国七年(982年),57岁高怀德去世。

从杯酒释兵权那一刻到去世,高怀德不得不虚度二十一年,现在终于解脱了。


三、北宋将种凋敝

在杯酒释兵权下,石守信,高怀德,王审琦等武将人都是牺牲品。

他们是否会效法赵匡胤黄袍加身不得而后。

我们不想做事后马后炮而质疑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的做法,但无疑这种预防措施牺牲了整整一代武将的大好年华。

相较石守信王审琦,高怀德更显悲剧在于,出身将门世家的他代表了武将世家在北宋的尴尬地位。

本来出身将门,高怀德有足够的底蕴建立更大的军功,而他之前表现出来的军事才能也可以证明他的确没有辱没高家将门的威名。身上流着将门的血,有骨子里的勇武,这是石守信王审琦这样的草根出身的武将不能比拟的。

这不是特意拔高高怀德,高怀德死后谥号“武穆”。这虽然不是武将的最高谥号,但历史上的唐朝中兴大将李光弼,南宋抗金名将岳飞、刘琦谥号都是“武穆”,从中也可见在当时人们对他战功的认可。

在民间,老百姓也用自己的形式记住了他的荣光。

将门世家高怀德的悲剧,为了皇权自我堕落,驰逐败度消磨年华

道观里的高怀德塑像,最右的为高怀德


各地有很多戏剧作品颂扬高怀德,如《斩黄袍》、《高怀德别女》、《三打陶三春》、《高怀德招亲》、《高怀德讨饭》、《高怀德下河东》等。甚至“怀德招亲”、“怀德过关”还成了一些庙观的谶文。

高怀德本来是一个将种,本有机会在抗辽行动中成长为真正的名将名帅,可惜他遇上了北宋,遇上了对武将高度防范与抑制的时代。

高怀德的一子高处恭任庄宅使,彻底远离一线战场,最终以“右监门卫大将军”一职退休。另一子高处俊官至西京作坊使。

高家的将门世家身份到这时开始凋敝。

宋太宗杯酒释兵权,逼着一群正值壮年的猛将退出了战场,埋没了他们军事才华。

他们处于三十多岁的美好年华,为了皇帝牺牲了接下来仍能锐意进取的青春,而变得消极颓废,提前步入暮年。

北宋才刚刚建立就已经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