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情,林徽因婚姻上的选择,道尽的是赤裸裸的现实

虽然时隔多年,林徽因的堂姐们仍能细致入微地描绘她当年的衣着打扮如何地令她们倾倒,令她们耳目一新。但林徽因其人足以流传千古并不止于此。还有她那深厚的文学底蕴里传达出的为人处世的超高情商。

林徽因在感情生活中,遇到的是三个不同风格的男子。诗人徐志摩,建筑师梁思成,哲学家金岳霖,他们有一个共同之处,视林徽因为掌上明珠,一生的目光,都围绕着林徽因的身影转动着。

她,理智

她会回忆起往事而清楚理智的说出:“徐志摩当初爱的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诗人的浪漫情绪想象出来的林徽因,而事实上我并不是那样的人。”

这其实就是吸引力法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总是倾向于跟自己的同类待在一起,这样我们才会找到自己的归属感、快乐感。

这世上有太多比林徽因漂亮的女子,然而没有几个可以像她这般有才,比她有才的女子又不如她这般漂亮。在民国文化的土壤上,在那个才女辈出的时代,林徽因无疑是无数男人心中最温暖和最温柔的印记。


她,理智。

1920年,秋。戴着眼镜的徐志摩出现在这对父女面前,第一次见面,把他当作是父亲的朋友,林徽因礼貌地叫了一声:‘叔叔’,那年她16岁,徐志摩23岁,已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

两人后来的情愫人尽皆知,此时林徽因的选择正应了《一代宗师》里的一句台词:对于不恰当时候的人,该克制的,一生不越雷池。

对于徐志摩,诗人的爱,总是求之不得。

我是天空里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惊讶,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失了踪影。

可若是要说,林徽因对徐志摩没有爱似乎并不可能,林徽因和徐志摩的绝大部分诗都与彼此有关。难道正应了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吗?生而为人,我们怀念的伤感的,就是我们不断错过的事情。

她,明白平平淡淡才是生活

有人说,徐志摩,一个只适合日常谈伴而不适合在一起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人,林徽因注定不会选择徐志摩作为伴侣。

林徽因身上有着中国传统女性所稀有的独立精神和现代气质。像林徽因这样的女子,她追求婚姻自由,她不愿被封建礼教所束缚,她是一个具有丰富的审美能力和广博智力的女子,她的内心有想要追寻的自由人生。

新婚之夜,梁思成问她:“这个问题我只问一遍,以后再也不提,为什么你选择的人是我?”林徽因说:“这个问题我要用一生来回答,准备好听我回答了吗?”

婚纱是林徽因自己设计的。

在婚姻里,长久的陪伴才是最长情。你要找的另一半,必须是懂你,爱你,愿意花时间陪你的人。而林徽因找到的那个人便是梁思成。

他用爱陪伴了她一生,直至她离开人世间。

金岳霖曾这样评价他们的结合:“梁上君子,林下美人”。

她,用时间证明了一切

邂逅一个人,只需片刻,爱上一个人,往往会是一生。萍水相逢随即转身不是过错,刻骨相爱天荒地老也并非完美。在注定的因缘际遇里,我们真的是别无他法。

当林徽因与金岳霖相遇相知,她也曾苦恼忧愁犹豫过。

据梁思成第二任妻子林洙曝料林徽因曾经跟丈夫梁思成说:“我苦恼极了,我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怎么办才好。”一个就是自己的丈夫,梁成;一个就是邻居老金——金岳霖。作为一个男人,面对妻子的表白,梁思成当然很痛苦。他痛定思痛,告诉妻子:

“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选择了老金,祝你们永远幸福。”后来林徽因又把这话告诉了金岳霖。金岳霖想了想,更加坦率地说:“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看起来,梁思成很大度,金岳霖很洒脱。

事情真相如何,已无从稽考,当事人已全部去世了,但金先生那份情感确实是存在的

可是,若没有情敌梁思成和徐志摩,金岳霖真的会成为她的终身伴侣吗?

答案是:不会。

这一点,连林徽因自己都知道。1936年,林徽因写信给朋友,就说过这样的话:“这个朋友激进到连婚姻都不相信——指的是老金!”是的,看上去很激情,但金岳霖其实就是理性得“连婚姻都不相信”的人。如果他想和一个人在一起,他不会采取婚姻这种形式,而是“试婚”——简单来说,就是同居。比如,认识林徽因以前,金岳霖就已经跟一位美国姑娘同居过一段时间,而且还带回北京来住过。

看起来,金岳霖渴望的关系更像是情人模式。

世人都说金岳霖为林徽因孤独终老一生,非常可惜。但其实,这正是金岳霖最幸福的地方:他不像徐志摩那样英年早逝,可以更长时间地享受与林徽因交往的乐趣;也不像梁思成一样与林徽因困在婚姻的围城中,在日常生活的琐碎繁杂中相互讨厌,而是始终与林徽因保持距离。因此在金岳霖的印象中,林徽因保持着最完美的形象。别人看来,他不守本分,是介入他人婚姻的“渣男”;实际上,他就像魏晋人物,越名教而任自然,天真烂漫,视世俗道德如无物,让自己的单身生涯过得逍遥自在。

关于爱情与每一个相遇

停留是刹那,转身是天涯。

每个人的一生都在演绎一幕又一幕的戏,或真或假、或长或短、或喜或悲。你在这场戏中扮演的那个我,我在那场戏里扮演这个你,各自微笑,各自流泪。一场戏的结束意味着另一场戏的开始,所以我们不必过于沉浸在昨天。你记住也好,你忘了也罢,生命本是场轮回,来来去去,何曾有过丝毫的停歇。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当你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莫如将一切交付给时间,它会让你把该忘记的都忘记,让你漫不经心地从一个故事走进另一个故事里。

人的一生要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那些突如其来的离别往往将人伤得措手不及。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有些转身,真的就是一生,从此后会无期,永不相见。

幸福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人生总是有太多的遗憾,由不得你我去放任快乐。

所以,许多看似拥有的,其实未必真的拥有。那些看似离去的,其实未必真的离开。倘若因果真有定数,有朝一日,该忘记的都要忘记,该重逢的还会重逢。只不过岁月乱云飞渡,那时候或许已经换过另一种方式,另一份心境。而信步寻梦的人,在拥挤的尘路上相遇,也许陌生,也许熟悉;也许相依,也许背离。

民国众多的才女中,在感情方面,她没有像阮玲玉那样软弱,为了爱情寻死觅活。没有像张爱玲那样痴情,爱得忘了自己,爱得失去了尊严。也没像石评梅那样固执,不敢踏出勇敢的一步,以至用余生去后悔去自责。

在爱情中,最重要的是别迷失自我。最好的选择,其实是自身独立人格的选择。

(图文来自网络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